止损不是错,是控制风险——我做投机者这十年

期货最吸引人的是:平凡的生命,体验到人生的辉煌。而创造这一辉煌只需要一台落伍的电脑、一个不常打开、尚未忘记密码的账户、两三万元浮钱和足够的蛰伏、耐心、隐忍、等待。平凡的生命都是随波逐流,而你接触到期货,并深谙其道,从此你就可以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。

无论是股票、期货你从底部买有,长期持有所做必将是趋势交易。趋势像峰峰相连的山脉,又像是浩渺无际的林莽,更像浩浩汤汤、奔腾向前的江河;而大多数交易者一叶障目,只见山丘、树木、支流。所以能做趋势需要宽广的视野、开阔的境界、深远的抱负、博大的襟怀。一天到晚,从开盘始,到收盘止;斤斤计较、提心吊胆、追涨杀跌、不懂持重,是永远和趋势无缘的。要学会在看盘时,凝神沉思,拉开距离,远瞻眺望。

趋势是一首交响乐曲,时而低回婉转,时而高亢激昂;旋律起伏跌宕,或九曲十八弯,或直上重霄九。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。99.8%交易者却把他过滤、分解为噪音和杂波并沉浸和淹没在其中。

一、系统化交易

关于系统交易的定义,目前尚不统一和规范。所谓系统交易,是指交易者运用交易系统来帮助解决交易过程中的信息收集、信息处理、交易决策、交易计划、交易执行等问题的系统性的交易方法。那么什么又是交易系统呢?这是不是循环定义呢?

好的交易系统考察的标准是具备统计学优势。在历史数据上测试的结果,收益要具备正向收益预期,在交易频率满足的情况下,成功的概率要高。按照系统的信号开平仓操作这就导致频繁的交易,这和趋势交易风马牛不相及。

有一个朋友研发了很好的、很严谨的交易系统,行情形态辅以均线等指标,在美元强势的2007年,他错失了一年的大行情,一边是美元大涨他视而不见,一边自己在唧唧索索的、按图索骥的依照自己的交易系统寻找买入建仓的交易信号。系统化交易做的都是短线,只有交易次数达到一定的累积才可以体现它的统计学上的优势。

这十年,美元大行情、农产品暴涨、郑棉狂飙、沪铜、黑色系……他至少错过了十轮波涛汹涌、气吞山河的大行情。他只要抓住一轮,他的命运从此就与众不同。他就没必要依照凯里公式进行资金管理,每天谨小慎微的,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和人性,天天与贪婪为敌,做着机械的、繁琐的、重复而无奈的系统化交易。他最初投入期货交易所怀抱的梦想就化为现实了。

但系统化交易命中注定了他要永远与趋势无缘。他通过自己20年的操作,成立了自己的阳光私募基金,但是充其量也就算期货市场合格的打工者,他所做的一切其实是对期货的颠覆和异化。

二、日内交易者

在期货交易者中大多数是日内交易,为了避免夜间外盘的行情波动影响,导致第二天跳空高开低开,不留单过夜。在QQ喊单群里活跃的都是这部分群体。

他们一般全仓杀入,博弈几点、十几点、几十点,然后偃旗息鼓,洗洗睡了,第二天再来。周而复始,他们不懂得趋势,却很向往趋势交易,但不会做,不可能做,也做不成。他们的资金在频繁的交易进出中被手续费和频繁的止损消耗殆尽。

频繁的进出交易,对于做日内的交易者预示着更多的风险。做日内和短线的都是近视眼,高频炒单更是极为短视。我们常说,做交易多大视野、胸怀,赚多大的钱。鼠目寸光很难不赔钱,何谈赚钱。

三、短线交易者

短线交易多为情绪化的交易,我们知道当炒短成为习惯,你不开仓、不持仓就感到莫名其妙的无所事事、烦躁不安、忐忑焦虑、神不守舍,一旦开仓、持仓了,症状马上消失了,情绪瞬间得到释放,像打开了减压阀,一切都快速得到了缓解。

短线交易似乎变得和赚钱无关,而是为了安抚情绪躁动或者被情绪所支配。

我们定义的短线,是除日内交易外的三五天时间的交易。从事此类交易的多为新手和入市不久,没有形成自己的交易模式的交易者。这不乏许多从股市转入期市的交易者。交易频繁也和杠杆放大有关,你本来做着小本买卖,蹬着一辆三轮车,走街串巷的。突然间,杠杆来了,你的财力放大十倍多。由三轮人力车升级为高档货车,人的精气神也大为不一样,。而回到账户上,兴奋之余,你能做的就是频繁的、难于自我抑制的、不停的交易。

做起短线什么趋势呀和你都没有一毛钱关系了。有两个以短线见长的盘手,一个是黑龙江的年轻盘手,20出头;一个是江苏的中年盘手。在2010年下半年,他们做着铜、豆粕、菜油等品种交易,业绩不相上下。我一直在提示他们关注棉花,但是,他们根本听不进去,也关注不到,不管你怎么提醒,他的思维、判断、视野已经把自己制约于山丘土坡、树木杂草,他们的意识里没有山脉、林莽。他们已经身不由己,无法从炒短中自拔了。他们在认真的、专心致志的、全身心投入的画地为牢、作茧自缚。在他视野之外的不再能看到,他们看到、听到的就是支流和杂波。当我把郑棉走出的33000点的形态图给他们看时,他们非常震惊,既后悔痛失交臂,也因目光短浅而无地自容。

四、高频炒单

关于律动,一个在郑州交易所周边扎堆居住高频炒单的盘手和我说,期货放大十倍,自然交易的频率也要高出十倍。膨胀十倍所以节奏要提高十倍,看似很有道理。

我们都知道蜂鸟,飞翔时两翅急速拍动,快速有力而持久;频率可达每秒50次以上。善于持久地在花丛中徘徊“停飞”,有时还能倒飞。身材小巧,羽翼煽动频率极高。我们再看看展翅九万里的鲲鹏,属中国古代神兽之一,最早出现于道家学说《庄子·逍遥游》。书中记载“北冥有鱼,其名曰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;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Pelagornissandersi是2014年7月7日美国研究人员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发掘的一个史前海鸟骨骼化石,经分析表明,这种海鸟可能是地球历史上曾经存在的最大鸟类,其翼展介于6.1米至7.4米之间,在天空中翱翔数公里不用扇动一下翅膀。这也许就是鲲鹏的由来。

大家看清楚了“在天空中翱翔数公里不用扇动一下翅膀。”,这是什么频率,是趋势的频率。你的盘子两万余元,我的盘子20个亿;你可以成为蜂鸟,而我体若鲲鹏,我无所谓是什么频率。你高频炒单几万次、十万次的进出,也赶不上我不煽动翅膀获得的盈利。因为你是煽动翅膀拼命赚取蝇头小利,而我从山顶那边飞来,在开阔山谷上空盘旋着升高,而后翱翔于空中,这是利用一股上升气流的,直上重霄九,这是典型的趋势做法。人们常用鲲鹏比喻宏大、气贯河山之事,一句俗语曰:“学做鲲鹏飞万里,不做燕雀恋子巢”。

鲲鹏飞万里是做趋势,燕雀恋子巢就是炒短。

近年来,高频炒单日渐衰落式微,事实说明对于绝大多数交易者这是一条透支身心的行不通的路途。

五、易感群体

何为易感?杜甫《春望》: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是也。感性的、艺术气质、敏感群体做不了趋势。

易感群体,比别人更贪婪,也更恐惧,更容易冲动、足够的不坚定、足够的动摇。这个群体最大的招牌现象就是:风吹草动,军心飘摇,自乱阵脚,徒添烦恼。

趋势,可遇不可求。我认识中期期货的一个经理,他每次预判大势都很准确。他和我讲,他在这个行业做了20年了,可谓阅人无数、阅行情无数。他一直没有实盘操作,他说,如果操盘了,就很难客观的看待市场了。

捕捉大趋势,要求和盘面保有距离,有纵深而开阔的视野,冷静的客观观察能力。要“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”才能观察出来大的趋势。